太阳城登入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中诗头条

“五一”献给工人的光热赞歌

2022-05-02 作者:王长征等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次
此书系双双入选中国十大演播家的瞿弦和、张筠英伉俪联袂创作。书中,瞿弦和以《深度和高度》为题,结合朗诵屈金星诗歌《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进行了深入浅出的分析。


  本网讯  近期,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的《朗诵实践谈——百篇百感》作为朗诵经典案例收录了中国诗歌春晚总策划、总导演屈金星诗歌《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诗歌以炽热的情感、遒劲的诗笔讴歌了奋战在地下八百米深处的矿工,堪称“五一”献给工人,尤其是煤矿工人的光热赞歌。

  此书系双双入选中国十大演播家的瞿弦和、张筠英伉俪联袂创作。书中,瞿弦和以《深度和高度》为题,结合朗诵屈金星诗歌《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和黄怒波诗歌《珠峰颂》《向上》进行了深入浅出的分析。

  瞿弦和曾任中国煤矿文工团团长,曾在神华集团、大同煤矿集团、山西焦煤集团、兖矿集团、山西潞安集团、黑龙江龙煤集团、河南煤化集团、平顶山煤业集团等全国大型煤炭集团、浙江等地大型燃煤电厂以及中国矿大、中国矿大(北京)多次倾情朗诵,引发观众,尤其是矿工强烈共鸣,中央电视台多次播出朗诵实况。

  2005年,瞿弦和参加中央电视台《同一首歌》在山西太原西山煤电井下朗诵时,众矿工大声相和,泪湿眼眶。中央电视台,山西、黑龙江等省区电视台数十次播出此诗的朗诵表演。

  在深入学习贯彻北京文艺座谈会讲话精神主题实践活动中,瞿弦和在接受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采访时特以此诗为例说明,文艺要“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瞿弦和说,我经常下矿井演出,尤其喜欢朗诵《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这首诗中最感动我的诗句是:“在八百米深处/只有你/用乌黑的嘴唇/吻我裸露的肩膀!”有的矿井下面地温很高,矿工们只能不穿衣服挥汗如雨地采煤,没有下过煤矿的人不知道。作者如果不了解煤矿的生活,不熟悉煤矿工人,是写不出这样的诗句的。刚开始,我和作者屈金星并不认识。我第一次在中国矿业报上看到这首诗就喜欢上了。这是我在煤矿演出的保留节目。矿工往往感动得泪湿眼眶。每次在矿山朗诵,矿工们都情不自禁、不约而同地大声合诵最后一句:“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这也说明这首诗说到他们、写到他们心坎里了,表达了他们的心声。瞿弦和表示,自己每当朗诵这首诗,也会产生对煤的热爱、对矿工的热爱、对煤炭行业的热爱。此外,山西、黑龙江、河南、内蒙古等多省卫视多次播出瞿弦和的朗诵。

  据悉,中国矿业报首发此诗之后,包括矿区在内的全国数百家媒体转发过此诗。该诗还曾入选山西等地中考语文试卷,累计辐射数亿人次。此诗在全国地质、矿业、能源行业,尤其是煤矿工人中可谓耳熟能详。

  屈金星说,然而,真正让这首诗影响全国的是瞿弦和的朗诵。一天深夜,中国煤炭报记者白晓光突然打来电话说:“屈金星,中央电视台正在播出瞿弦和朗诵的你的诗歌《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快看!”又某天晚上,中国煤炭报记者、中国矿大校友李春霞突然从黑龙江七台河矿区打来电话问:“瞿弦和正在舞台上朗诵的诗歌《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是不是你写的?”又某天晚上,一个电话突然打来说:“瞿弦和在浙江的电厂慰问演出,正在朗诵你的诗歌《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是啊,火力发电厂要烧煤,煤炭和火电是上下游,所以慰问电厂才朗诵《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兖矿集团80岁的老矿工、矿山朗诵家任申业逢人便朗诵此诗。屈金星在矿区采访时听说过一个故事,一个矿工不擅长写情书,就抄写这首诗向女生求爱,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还有一次,屈金星坐火车去矿区采访,卧铺上一位上海的乘客闻知他是《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的作者,便说自己听过中央电视台播出的瞿弦和的朗诵。我们炼钢离不开煤。煤铁一家亲!——然而,瞿弦和和屈金星并不认识。

  后来,瞿弦和去山西焦煤集团霍州煤电集团成立50周年庆典演出,闻知时任中国矿业报社长助理、首席记者屈金星和黄颖碰巧在矿区采访。演出时,瞿弦和特意将屈金星请到舞台上,这是瞿弦和与屈金星的第一次见面。

  后来,汪葆明、姬国胜、爱华声、隋源、静昉、马晓蓬等众多朗诵艺术家曾朗诵此诗。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中国诗歌研究中心朗诵艺术团团长汪葆明说,她曾和从维熙一起到大同煤矿井下体验生活,亲眼看到矿工在井下挥汗如雨地工作,感触十分深刻。所以我朗诵这首诗就很容易“走心入戏”。没有下过矿井是很难深刻理解这首诗深沉的情感。

  《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是中国诗歌春晚总策划、总导演、诗人、辞赋家屈金星的代表作。余光中、洛夫生前应邀来大陆曾当作者面肯定此诗。峭岩、陆健、冰峰、周占林、董培伦、晓弦、中岛、周步、王长征、土牛等著名诗人充分肯定此诗艺术成就。

  中国矿大、中国矿大(北京)、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原阜新矿院)、河南理工大学(原焦作矿院)、太原理工大学(原山西矿院)、北京大学、南京大学、武汉大学、南开大学教授高度评价此诗。

  煤炭界、矿业界、能源界、地矿界也高度评价该诗。原煤炭工业部、煤炭工业协会高扬文、张宝明、王显政等老领导,中国矿业报社原社长、总编辑王家华高度肯定此诗。中国矿大党委书记刘波称赞此诗并将此诗推荐给前来中国矿大视察的教育部领导。

  中国矿业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研究员章毛平评价《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说,挥洒的意象,迸发的激情,完美地诠释了诗人真切的知煤、懂煤而爱煤,浓烈的爱,不屈的爱,抗争的爱,深沉的爱。

  当年享誉全国高校的中国矿大存在诗社杨劲伟、郑再华、曹戎健、党开泉、刘文奇、董蔚、刘为民、朱继强等诗人认为《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写出了煤炭和矿工的精、气、神,是当代具有代表意义的煤炭诗歌、能源诗歌、工业诗歌。

  据作者屈金星介绍,《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创作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当时他刚从中国矿大采矿系毕业,刚20露头,在京郊房山地方煤矿工作。当时,他经常下矿井和矿工一块摸爬滚打,工作艰苦,感情寂寞——煤炭系统是男人的世界,单身女生很少,只能和周口店化石猿人“谈恋爱”,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挥笔写就此诗。

  屈金星说,看起来这首诗一挥而就,其实是工作和感情双重的压抑使他多年积淀的情绪瞬间火山喷发。当年,他在中国矿大读采矿时,采矿系800“罗汉”,仅仅铁路运输专业四大美女,采矿、通风等专业六个班100多“罗汉”一起上大课,大教室没有一个女生——相关法律法规规定,不允许女性井下作业。所以,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矿山同样如此。而且,矿山工作条件艰苦。在所有工种中,采矿业尤其采煤最艰苦。在潮湿、黑暗的地下,矿工要面对着水、火、瓦斯、顶板等随时可能夺命的灾害。人们形容矿工工作“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下井”,“四块石头夹一块肉”,“吃阳间饭,干阴间活”(当然,这是指传统的采煤业,今天现代化采煤业已经今非昔比。但是,即便如此,采矿业仍旧十分艰苦)。

  屈金星说,当时,他供职的单位北京市房山区煤炭工业公司总经理申国才在屈金星办公桌上读到诗歌原稿,大为惊奇,紧紧盯着这个刚毕业下矿一年的毛头小伙子惊奇地问道:真是你写的?!这个50年代毕业的北京矿院高材生说,这是他一辈子读到的最好的写矿工的诗!说着,他伸出了大拇指。

  屈金星大学的辅导员曹巍读到这首诗时称赞说,这首诗能够风靡20年没有问题。而今,20年过去了,这首诗仍旧是矿山文艺演出的保留节目之一。每当矿工们听到这首诗的朗诵,仍旧情不自禁、泪流满面。

  山西潞安煤矿资深煤炭文化学者王和岐年过古稀,在矿山工作一辈子,他为此诗专门撰写3万字评论。他盛赞,屈金星《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和郭沫若名篇《炉中煤》堪称写煤炭的新诗双璧。郭沫若首次把祖国比喻成“年轻女郎”,把自己比喻成“炉中煤”;屈金星则首次把“煤炭”比喻成“情人黑姑娘。”

  屈金星笑言,毫无疑问,王和岐评论是谬赞。自己诗歌怎么能够和新诗奠基者郭沫若诗作相比呢?无非是自己下煤矿次数多,对煤矿生活体会深罢了。作为中国矿业报社长助理、首席记者,十多年来,他下遍了全国大型煤矿、铁矿、金矿、甚至稀有金属矿。

  屈金星说,有人说,诗歌是小众,但也不尽然。让他自豪的是,《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同时感动了矿工、瞿弦和、余光中。“海洛因洁白得卑鄙/而你(煤)却乌黑得高尚”,这些诗句深度开采煤炭意象,升华矿工精神,同样感动了社会。

  后来,瞿弦和曾约请屈金星创作姊妹篇。屈金星答应了,然而,至今没有交卷——看来,生活是创作的源泉,离开了沸腾的煤矿,再难创作出有真情实感的诗作。

  然而,屈金星一直有一个心愿,希望有朝一日,重回矿山,如同《开封颂》、《屈原颂》一样,以千行长诗讴歌那些在八百米深处为中国、为人类奉献光和热的矿工,在全国煤矿朗诵巡演——要知道,在中国一次能源中,煤炭一直占三分之二以上。缺乏矿业和能源的世界是一片阴冷的废墟。诗人的诗笔应该伸向矿工——那些追日的夸父,盗火的普罗米修斯身上洋溢的是大写的中国雄魂、人类精神!

(王长征、于洪英、王永明、于世辉)

 

附《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原诗。

 

《煤啊!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

 

作者:屈金星

 

你在我的眸子里噼啪作响

你在我的灵魂中璀璨闪光

追寻你是一种理想

逼近你是一轮光芒

煤啊 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

 

不管与你定情的夜晚

是风骤还是雨狂

既然走向地心深处

彼此捧出的都是滚烫

是你诱惑我下地狱

是你超度我升天堂

煤啊 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

 

正是因为你 我的黑姑娘

那柄犹豫的油纸伞

最终 消失在相约的雨巷

在八百米深处

只有你用乌黑的嘴唇

吻我裸露的肩膀

煤啊 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

 

黑暗让我珍惜月亮

坠落使我头颅高昂

当寂寞的绳索把我倒挂在

眩晕的悬崖上

只有你来抚慰我

殷红的创伤

煤啊 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

 

海洛因洁白得卑鄙

而你却乌黑得高尚

在你燃烧的璀璨里

我看到灵魂

圣洁的反——光

煤啊 我的情人我的黑姑娘

网站地图 澳门银河赌场 盛618官网 申博游戏平台 百家乐真人游戏
申博娱乐最新官网开户平台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
网上百家乐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777老虎机游戏 申博百家乐
申博娱乐注册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菲律宾申博娱乐 申博app下载
菲律宾申博娱乐 现金网百家乐 澳门银河赌场 ag国际馆